您现在的位置是:艾尚体育 > 艾尚体育官网

文化专栏》小说/《七日妓典》(30-3)

日期:2021-11-28 点击:

漫画《黑音中的喜剧》   取自:日本维基共享/邱振瑞 翻摄 在这个价值错乱的时代,每个人都需要讲述自己的故事,以获得崭新的身份,找回有意义与价值的位置。这部小说借由一个彷徨的青年作家,为了解封性爱的苦闷和对生命的探求,得到一个老政治犯的思想启迪,从此走出思想的困境,进而了解底层人物的心声,揭示存在于台湾社会内部的禁忌和荒诞面相。同时,这也是由压抑的性爱通往政治思想解放的现代喜剧。

第一章、百乐门

即溶咖啡里的密码

艾美走了进来,查利提和史高治几乎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,暂时停住了说话,仿佛要看著这杯咖啡落定之后,再接续刚才的话题。在这里,查利提突然睁大眼睛,似乎要证实他眼前的事实。他看见艾美送来的咖啡,并不是他偏好的带有苦味的曼特宁,而是量贩专用的即溶咖啡,也就是那种不怎么讲究生活品味、比蚂蚁更嗜糖味的人所喝的便利包。查利提心想,难不成是因天气太热艾美热昏了头,才弄错了这两种咖啡。不仅如此,艾美在白瓷杯盘的边上,还多放了两条糖包、一个黃油球,如同要让访客喝完咖啡,尽可能说出甜美的话来?

“艾美啊,我们家的曼特宁是不是喝完了?”

艾美知道董事长这话的信号,神色自若地说了声“是的”,便不再接话,以保持沉默是金的美德,也没有正眼看向史高治,仅向查利提点头示意,就转身走了出去。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他们二人看著艾美完成这项待客的任务。

“老弟啊,不好意思,大热天里,大家喜欢喝冰咖啡,一下子,就喝得半点不剩了。不过,热咖啡也不错啦,有解热和排尿的功能。平常,我都是喝热咖啡,尤其头疼的时候,更得来上一杯。”

话毕,史高治把游走的目光收了回来,看著摆在他面前的咖啡。白瓷杯里充盈著黑黄色的液体,上面浮著些许浮沫,不过仔细一看,还能看出微微冒升的白烟。

“没关系,我这个人很随兴,不挑食、不吃精美的食物。喝咖啡也是,有得喝就行,没得喝就喝白开水。反正,我的生活宗旨是,尽量少花钱,不要给自己太多负担。”

“我很欣赏你这种观念。其实,这样做也是在响应环保署推行节能减碳的政策。”

查利提说著,脑海中忽然想起克拉布克博士那席话:史高治对于金钱的管理极为严谨,非到紧急的时刻,若不是为了博取女人的好感,绝不可能掏出他的钞票和硬币。在他尚未与他爸爸闹翻之前,他的吃住都是免费,由他史家老爸支付的,他每天换洗的衣物则由他老妈收十清洗,如果不是被迫搬了出去,现在,他依然过著舒适的生活。

“对了,董事长,听您这么叙述,您好像认许多艺文界的朋友?”

“事实上,因于职业上的关系,我认识的作家不多,倒是因为赞助出版的关系,与几个作家较有来往。例如,伊谟尼斯基、贺蒙特二人。按照专家的说法,他们都是杰出的抒情诗人。尤其是,贺蒙特这个愤怒诗人,他所写的政治抒情诗,感情充沛有力,有时候像爆发的火山一样。他把政治犯的心声全写了出来。”

“董事长在商场上叱咤风云,又擅长现代诗的鉴赏,真是令人佩服啊!对于诗歌写作,我就不行了。以前,有个女记者向我打趣地说,我应该学会写情诗,就能交上女朋友。”

“噢,你没女朋友吗?”查利提露出惊讶的表情,接著又回想起克拉布克博士提供的文件。“哎呀,老弟,这样可不行。你现在正是壮年,人生最猛的时候,身边没有女朋友做伴,不但不利于身体和精神,也会影响到你的写作状况。”

“为什么?”史高治感到困惑,又想听听这位出版赞助者的看法。“男人交不到女朋友,后果真有这么严重吗?”

“当然很有关系呀。试想一下,你的身体得不到正常的发泄,失去正常人应有的运转,”查利提向史高治瞥了一眼,很想知道他有什么反应,沉吟了三秒钟,接著说道,“更具体地说,你让身体一直处在饥渴的状态,时间一久,脑子不出现毛病才怪。”

“脑子出现毛病?”

“你再细想一下,我这话有没有道理。多年以前,我在一个出版界的老板怂恿下,附庸风雅地出版了两本书,关于国家组织再造和人生杂谈的主题,每本各印了一千本。不用说,这种书籍是没什么价值的,在书市上缺乏竞争力,最多只能拿来赠送亲朋好友。你看,堆在墙角那边的,就有二、三百本呢。”

史高治顺著这个指示,朝办公室的墙角看去,果真看到了查利提所指称的书堆。仔细一看,有几包书籍根本没有拆封,因为包覆书籍外层的铜版纸和塑胶带,仍然完好如初,显现出那堆书籍的确乏人问津。也就是说,它们走出装订厂的大门之后,就直接来到查利提的办公室了。对于书籍来说,它们不待在书市与其他书籍搏斗竞争,却被安置在这栋大楼的办公室里,从此与社会和读者失去了联结,这本身就是一种遗憾。

商场老手的素女经及其补品

“我认为,读书很需要体力支撑,写作更是精、气、神俱在的体现。写得出文章,表示你这三方面的状态俱佳,相反的,缺乏这三个有力的条件,你就得有心理准备,开始面对失败的结局。以我本身的例子,自从我出版那两部书籍以后,体力明显迅速下降,别说熬夜写作了,书籍拿在手上,翻不到两页,我就要开始打盹了。当然,这亦可解释我之所以停笔的原因。”查利提停顿了一下,又说:“这情形有时候我想到都觉得害怕呢。一种对于自己面向老年的恐惧。”

史高治觉得一直听训不是办法,只好啜饮起即溶咖啡,以放松僵硬的身体。也许,正是因为这个原因,他对于糖份的吸收并没有特别在意,又或者说,他根本不在乎这即溶咖啡的隐喻。眼下,他最重要的事情是,如何在漫长的对话中,得出对自己有利的承诺,而不是像两名相扑力士在对战数回合,仍然没分出胜负,却已经气喘如牛了,还不得不留在擂台上继续奋战。如果这样的话,这也算是别具形式的困局。他心想,谁会喜欢上进退两难呢?

“董事长,有件事情我必须向您澄清,否则遭受误会总是不好。”

“噢,你有几个女朋友?”

“……”史高治沉默了一下,仿佛在搜寻恰当的用词,又像是在进行一场属于私密的意淫之旅。

“老弟,讲话不要吞吞吐吐。”查利提催促道。

“严格说来,对方不是我的女朋友。不过,她本人应该不知道。其实,我早就把她奉为女神了。”

“所以,你三天两头都往万昌古董家具行?”

“咦?”史高治暗自吃惊了起来,查利提太恐怖了,连他经常到万昌古董家具行串门子,他似乎都掌握得恰如其分,不输给一个地下情报员。“……您去过那间古董家具行吗?”

“嗯,我在那里买过两个红木的小鼓凳,就是有镶嵌贝壳的那种,耐用又美观。你可能不知道,1990年代左右,在台湾很盛行红木家具,讲究家具品味的人,几乎都会买上几件仿古家具,来加强家庭的典雅气氛。例如,八件式红木组合桌椅、用来摆放花盆的花梨木方凳、具有古典气息的梳妆台、直立型的座钟等等。”

“请问这小鼓凳做什么用途?”

“那用途可多呢。”查利提喝了口开水,湿润了嘴唇和肺部,然后比刚才更有精神地说,“首先,晚上我坐在床前给太太足部按摩的时候,我坐著这只小鼓凳,高度不会太高也不会太低,让我轻松了不少。其次,它还有一个功用,在厨房的柜子找东西,有时候位置太高构不著,就可以拿它来垫脚。尤其是,一些贵重的补品,我无论如何都得把它找出来,不能放置不管。”

“什么贵重的补品?”

“我刚才说过,年轻的时候因读书会的关系受到牵连,我的肺部也跟著遭殃了,直到现在,那些后遗症仍然不愿意撤退,仿佛执意要占领我的肺部一样。你应该知道的,我们做公司记账这一行,自然会认识商场上的老板,各行各业都有的。其中,有个客户很有善心,他从朋友那里辗转知道,我的肺部经历过政治风暴的侵袭,他特地赠送了两盒高级燕窝,希望我好好地补补身子。”

“请问那两盒燕窝多少钱?”史高治对于金钱和东西售价,总是抱以高度热忱,他按捺不住心中的好奇。“我听说,燕窝本身没什么味道,却贵得离谱,真是这样吗?”

“事情不能这样解释。正如所有东西一样,有贵的就有便宜的,燕窝的价格也是。便宜的燕窝一盒几百元,或者上千元就能买到,顶级的燕窝要价不菲。所以,没钱买高价燕窝的人,只好自行开发创意了,将泡过的冬粉伪装成燕窝。眼拙的人,乍看下还真的不容易分辩出来呢。可是,研发者就不这么认为,他们认定这就是燕窝,经过特殊转化的燕窝,而且吃得津津有味呢。”

“董事长,您还没说那两盒燕窝多少钱。我很想知道补品世界的价格,因为克拉布克博士曾向他提起,平时应该注重保养身体。不过,我总是没严肃看待这件事情。”

“嗯。当初,我向那名客户再三道谢,我已经收取他公司的记账费用,还让他破费赠送燕窝,真是过意不去。于是,顺便探问了这燕窝的售价。结果啊,”不知是否为巧合,查利提说到这里,突然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,连续咳了好几下,好不容易才止住了,两道泪水从他的眼角淌了下来。而查利提这个举动似乎具有奇特的力量,竟然让史高治产生了一种奇妙的想法:这董事长真是个怪人。难不成这个价格充满高度机密一样,不能轻易地说出来,必须以最庄严的语气公布,否则就是对于高价燕窝的失敬吗?

“不好意思,你看,我的肺部多么糟糕啊,连吞口水都会被呛到,差点就气喘起来。”查利提清了清喉咙,挺直身子说道:“这两盒燕窝,总共二十四万元!”

“什么?二十四万元?”

看出来,史高治听到查利提报出这数字的时候,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,他甚至觉得,当下自己的嗓声有点发颤,因为这燕窝的售价,相当于他五年内的版税所得。不,情况更糟的时候,他的收入还不到二十万元。

“哇,您的客户出手真是大方!让我好羡慕啊!”

“这哪有什么好羡慕的。有钱人家吃燕窝是在享受他的经济地位,而我吃燕窝,却是为了延续生命,许多重要的事情,到现在还没了断呢。话说回来,如果我们两个人的生命经历可以相互对调的话,你愿意牺牲自己的肺部,同意车轮党的暴力组织破坏你的肺部吗?然后,经过三十余年之后,在善心朋友的帮助下,才有机会获得顶级燕窝,用它来滋补你破败的肺部吗?”

“哎呀,董事长,您言重了。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对顶级燕窝的售价,感到好奇而已。”说著,史高治看见苗头不对,赶紧拿起他面前的即溶咖啡,故作陶醉似地啜饮起来。

“董事长,这咖啡真好喝耶。请问那是什么牌子的咖啡?”

查利提似乎尚未从刚才那个语境中回神过来,一下子没听清楚史高治的问话,只知道他在询问些什么。

“抱歉,我刚才走神了。你说什么?”

“我是说,这咖啡真好喝,是哪个厂牌的咖啡?”

事实上,查利提自己也不知道这即溶咖啡的来源,不回答来访者的问题,却有失待客之道。于是,他站了起来,推开门探身出去,朝艾美坐著的方向问道:

“艾美啊,你送来的是哪家厂牌的咖啡?”

约莫五秒钟过后,门外传来了艾美的回答:

“天公牌即溶咖啡啦!”(未完待续)

 

作者:

作家、翻译家,日本文学评论家。著有《日晷之南:日本文化思想掠影》、《日影之舞:日本现代文学散论》、《我的书乡神保町》1-10卷(明目文化即出);小说集《菩萨有难》、《来信》;诗集《抒情的彼方》、《忧伤似海》、《变奏的开端》《迎向时间的咏叹》等。译作丰富多姿,译有川端康成、三岛由纪夫、松本清张、山崎丰子、宫本辉等小说。

关注艾尚体育|艾尚体育APP-官方入口

艾尚体育倾力打造互联网数据资讯、行业资源、电子商务、移动互联网、网络营销平台。

艾尚体育每日持续更新报道IT业界、互联网、市场资讯、驱动更新、游戏及产品资讯,是最及时权威的产业资讯及硬件资讯报道平台。

艾尚体育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,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。

乌海市

最近更新

猜你喜欢

榜单点击排行